「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聽不懂嗎?你不累我都覺得煩了!能不能麻煩你給我閉嘴個幾分鐘,讓我安靜安靜!」平時溫文儒雅的男人若是情緒到達了臨界點,或許也只不過是這樣吧?阿BEN平時已然是個好好先生,而就算生起氣來也是一副好欺負樣的男人。

而現在的他不得不把視線從那堆密密麻麻的程式中移開,好來面對一雙清徹又無辜的眼神。

「拜託~它要是真的聽的懂那才奇怪!不過就是要你帶它出去走走嘛!」Ellan在客廳看著電視一邊蹺著腳,一邊吃著張君雅小妹妹。

是的,他剛剛正在大吼,對一隻狗大吼。

小強,是隻狗的名字。自從和Ellan同居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小強便把他界定為「能帶它出去玩耍和給它飯吃」的等級!因此只要它想要出去玩或是肚子餓,它索性也不會去找「應該是」它原本的主人Ellan,反而會搖了幾下象徵友善的尾巴找阿BEN,若是他不馬上答應它的要求,它便大叫、撒尿等等任何幾近無賴的 招術都會使的出來,似乎他對它而言就是象徵著有雞腿可以吃,或是可以帶它出去玩的表徵。

阿BEN一直自認為他是一個討厭養動物的男人,不 喜歡的理由不外乎就是要照顧要清理等等之類的瑣碎事情,他對自己本身都不是那麼在意那些生活上「小細節」了,更何況是對一隻狗?!但又若是養了又不好好照 顧,那寵物其實也怪可憐的,在台灣本來就已經沒有什麼讓它們能運動的空間,除了公園以外還真不知道有哪裡可以讓它們盡情的奔跑以外,主人又可以不用擔心它 會被車撞等等之類的情事,那還有哪裡可去呢?但我們可愛的政府單位卻又總愛在公園的門口處公告著「禁止溜狗」,並且上頭還畫著禁止人牽著狗鍊溜著狗的小看板!

也許,這個意思是如果溜狗的時候不是綁著狗鍊的話,那就可以帶進去溜的意思吧?!

不過,這也不是臉皮薄的阿BEN會討厭帶它出去的原因,主要原因應該是在它的名字!

一隻叫作小強的白色馬爾濟斯老狗狗,帶它去公園溜溜的時候,看到哈士奇等等那種無敵超大狗總是閃的遠遠的那就算了,這點他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狗嘛~大部份的都是欺善怕惡的!但是讓他覺得最為丟臉丟到家的莫過於是,當它遇到比它還小隻的吉娃娃竟然是被嚇到一邊唉唉叫,並且只會在公園的草原上到處亂跑的跑給人家追,自從那次之後更是讓他發了誓若是以後再帶它出去溜,他就是比小強還不如的小狗!

而且通常公狗若是遇到母狗應該是會展現出雄性動物的本 能-看對眼了就想交配,而那隻小強有幾次竟是反過來被母狗瞧上,但它老兄不僅不敢對那些鶑鶑燕燕們有什麼接觸,而且還時常被嚇到不敢出聲頂多唉唉叫個兩 聲,最後沒辦法了只好跑給人家追!有時阿BEN在想,若是它是「人」的話,應該也可以算是那種「超級疼」老婆的那種老公吧!他想起了自己的遭遇再看看小強,不禁也為這隻狗感到同是天涯淪落人(狗)的同情!

「我說真的,你的狗要不要帶去檢查一下?我真的懷疑它是狗同志耶!」阿BEN忍不住問到。

「它?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拜託,它看到母狗都不會想上耶!」阿BEN用手肘扶著有些滑落的眼鏡一邊皺著眉一邊洗著碗。

「喔~那是因為它早就被咔嗟啦!」Ellan吃著油光油光的油雞說著。

「啊~!」

「這又沒什麼,很多都這樣啊~更何況這樣才會乖~」Ellan用著沾滿雞油的手比出了一個剪掉的手勢,看著阿BEN的某部位笑的很賊!

「我很乖!」潛意識下阿BEN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還伸手摀住,結果不小心把泡末沾在褲頭上。

「好啦!我知道你對我很好!」Ellan起身給了正尷尬著不知道要怎麼拍掉泡末的阿BEN一個大大的親吻,「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在你身邊很有安全感!」

「真的嗎?」阿BEN開心的回應著,不過下一秒又皺起了眉頭。「那你為什麼要把你油膩膩的嘴搹在我的臉上呢?」

「那是因為我愛你啊!這叫有福同享嘛!」Ellan笑著逃離現場留下乾瞪眼的阿BEN,嘴裡還說:「等會記得帶小強出去溜溜嘿~」

「我不要~」阿BEN大叫。

在阿BEN大叫的同時,午休時間結束了的小強正起身打個懶懶的哈欠,打算等一下去叫那個在家地位比它還低的小弟帶它出去溜溜。

++++++++++++++++++++++++++++++++++

由於阿BEN接了一個老客戶的案子而到高雄出差,拜高鐵之賜現在南北往來快速了許多,看了看錶,阿BEN原本想說應該還來得及回到台北,在小強的午睡還沒睡醒前到家,好帶它出去走走,雖然從一開始的不願意,到後來的認命,久了他也很自覺得知道這就是他在家的義務。

結果,南部的廠商實在是熱情,在盛情難卻的情況下阿BEN只得留下來吃頓飯再離開,不得已只好先打電話給Ellan,請她若是有空的話麻煩她帶小強出去溜溜。

話雖然是那麼說,由於Ellan碰巧搭著網拍風的盛行,在網拍上也闖出了不錯的名聲,在和阿BEN討論之後早早在半年多前便決定辭掉原本只有兩萬元薪水的工作,自己在虛擬的世界裡當起了老闆,因此對於幾時上下班,還不是她自己說了算數,更何況原本小強本來就是她的寵物。

久沒帶小強出去走走的Ellan,當看到小強在公園裡的種種表現時,不禁想起了阿BEN每次回到家向她訴苦以及發誓不再帶小強出去時的認真表情,說真的,她除了覺得好笑以外,其實在心裡也多了一份專屬於她的甜蜜。

「看來也真的難為阿BEN了。」Ellan終於忍不住抱起小強,好讓它能躲避一隻想霸王硬上弓,名字叫作娃娃的母狗,當她看到那位不知道究竟是在笑還是在做何感想的主人的表情後,Ellan微紅著臉快速轉身想離開那個同樣讓她覺得丟臉的公園。

++++++++++++++++++++++++++++++++++

「你說過,我在你身邊才有安全感,你還記得嗎?」阿BEN看著正熟睡的美女深情且悄聲說著,「所以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不讓你感到害怕!」這一陣子以來, 阿BEN幾乎把病房當成是自己的家,不僅沒日沒夜的守在Ellan身邊,深怕她醒來的時候可能會因為沒看到他而害怕,而且也把病房當作是他臨時的工作室, 比以往更努力於工作,他打算等Ellan醒來的時候給她一個驚喜。

只是這個「臨時」,他不知道時間會有多長久。

++++++++++++++++++++++++++++++++++

Ellan 終於深刻的體會到了阿BEN的痛苦,「看來是得好好把小強的思想再教育才是!」她心裡面想著。「我的天啊!怎麼那麼髒啊?小強!你剛才是在逃難還是在幹嘛!有必要把自己搞的那麼狼狽嗎?」她不禁邊走邊數落著才剛從驚慌失措的情境中還沒回魂的小強,卻沒發現一輛蛇行的汽車正從後頭快速的向她逼進。

++++++++++++++++++++++++++++++++++

「你走吧!」一年的時間過去了,阿BEN冷冷的對著拎著水果籃,滿臉依舊帶著懺悔的肇事酒駕女人說著,他已經不知道究竟還能再對這個害他心愛的女人現在只能躺在病床上的兇手說些什麼。在一開始見到她的時候,他完全被忿怒的情緒淹沒了平時的理智,他衝了過去想打她,幸好被醫護人員和朋友制止住,他恨她!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理智始終告訴著他那只是於事無補,於是最後,他對於這個兇手便是冷漠以對。

「還記得嗎?我們曾經去看過那間你說很喜歡有陽光撒進來的房子,那個屋主人真的很好,為了我們真的把房子空了下來等我存夠錢買下來,這段時間以來,我可沒有浪費時間喔~我一直努力的工作並且加上我們之前存的,終於在昨天交屋囉!」阿BEN從包包拿出了一份資料。「你看!你看!這是房契耶!不過你要快點醒來喔!這樣我才能把房子過戶到你的名下!我才不想再看到你那副嘟著嘴說著什麼『男人有錢就只會亂來』的話喔!」他的嘴上掛著微笑但卻略濕了眼眶。

這些日子以來,Ellan的昏迷指數曾一度降到只剩下 3,在醫生的搶救之下幸好也有回穩的跡象,不過醫生仍是很直接的告訴阿BEN由於昏迷指數過低,就頭部外傷為例,一開始為3或4分的病患,統計起來有 85%的機會會死亡或成為植物人,因此要他做最壞的打算。不過阿BEN並不死心,他相信Ellan一定會好起來。

為此,他不時買了Ellan最愛吃的雞排來引誘,不然就是拿著化妝品特價DM,並且承諾她說如果她馬上醒來的話,他一定答應她可以買下她所想要的化妝品,有時還拿著國外旅遊雜誌對她說著有多好玩,要她快點醒才能帶她出去玩等等。

在一個冷氣團突然報到的早晨,阿BEN拿著一束正好現在是花季的黃金海芋,這是Ellan最愛的花,記得她還為此跟他吵了一架。

有一回,也不知道她哪根經不對,突然很感性的問著阿BEN說:「你知道海竽的花語嗎?」
「我怎麼會知道?」阿BEN搖著頭,蹲著把雞腿撕成了雞絲好用給已經魯了他很久的小強吃。
「豬頭!沒情調!沒水準!我真不知道我怎麼會看上你!哼~」Ellan一氣之下踹了阿BEN的屁股一腳後,頭也不回的便轉身進了書房,留下呆若木雞且無辜揉著屁股的阿BEN。

「『就是喜歡你!』是嗎?」阿BEN望著海芋出神,他回想起過去那段日子,或許在某方面來說Ellan有些大女人,但他甘願做一個能照顧她的小男人;他知道Ellan其實也是一個人苦過來的,從小便是孤兒的她,雖然表面上裝作不在乎,其實心裡卻是比誰都在意。

「我們房子有了,我的事業也穩定了!之前你一直在意的事,現在都就緒了!不過你怎麼可以缺席呢?寶貝!所以,我們結婚!好嗎?」阿BEN在懷裡拿出結婚戒指,「現在才剛買了房子,所以還不能買太大的鑽石,別罵我亂花錢喔!等你醒了我會再努力賺錢,買一個鴿子蛋給你,好不好?」說著,阿BEN很溫柔的幫 Ellan戴上了戒指,「現在只是讓你先試戴喔!等你醒了,我們還得去穿婚紗啦~拍照啦~我知道你一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穿上美美的新娘禮服,對不對?到時候我們一家一家逛,一件一件挑,挑到你滿意為止,好不好?」講到最後阿BEN終於忍不住悶住頭放聲哭了出來。

「好!」簡單的一個字,不大聲,但是卻讓這個病房溫暖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wno 的頭像
newno

newno

new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