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台中最有名的植物園,到了晚上像這個時候,剛好植物在進行呼吸作用,吐出的二氧化碳量之多,可以讓人下錯了判斷,所以啊!這裡也是特別還在曖昧期間或是剛在一起不久的情侶約會聖地喔!有機會你可以帶你未來的男朋友來這裡。」我一邊介紹著,一邊瞇著色急的眼睛仔細的盯著可能會有人面猴或是四腳獸的蹤 跡。

「你是白痴嗎?跟我講這個幹什麼?如果我有男朋友,那也是他帶我來才對,我帶他來成何體統啊!豬頭!」女孩心裡想著,但表面上還是很客套的微笑著。

剛吃完當歸鴨麵線,說真的也是有點撐,很久沒吃宵夜的我也有不太適應那麼晚了還吃東西,不過有佳人相陪,呵!那又何妨。正如店裡牆上不知是哪位高人用鉛筆寫著「醉翁之意不在鴨麵線」我想就是這個意思了吧!

我有意無意的透露出一絲微妙的氛圍好包圍住這個時刻,其實自己也不是那麼確定為什麼要如此,只是她卻這麼沒有心防的一步一步走進。

「這 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就只是說好要帶我認識環境而己,幹嘛帶我來這種暗的嚇人的地方啊!一定是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還好,他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雖然他嘛,就平心而論是長的不錯啦!也有著不同於以往交往過的氣質,又很會逗我開心,我己經忘了有多久沒有這樣笑了。重點是還很懂的吃,光就這一點就可以加很多分了!」一邊看著男孩手舞足蹈的長篇大論,而心裡則已經對我評頭論足、稱斤論兩了。

只昰,此時早就有一絲微妙在兩人都還沒發覺時卻己然悄悄滋長。

+++++++++++++++++++++++++++++++++++++++

中間還有多少的曖昧模糊,我們不予深究,只是對於「情感」一詞,總有人喜歡用煙火來形容,表徵著在熱戀時的絢麗以及之後的快速消逝。

就在跨年的前幾個小時,不僅是外頭的溫度降到低點,而兩人之間也有了異常。
「我們是不是應該......」接下來的話,我真的說不出口,畢竟這一切都有些令人也令旁人太過於措手不及。
「我也有我的考慮,我不喜歡拖泥帶水的感覺,那會令我覺得很多餘。」女孩平穩的說著。

接下來的兩人無言沈默和週遭歡樂的氣氛有了強烈的對比,彷彿是以兩人為圓心的兩公尺範圍被不知名的神秘人佈下了出不去也進不來的結界,連時間也都糾結在那邊。

+++++++++++++++++++++++++++++++++++++++

仍然是手牽手,在近十度的低溫互相還是有著一點點觸碰,也許這樣是為了好再試圖表現出什麼東西來,但說實在的,兩人的身軀被大衣、手套甚至是暖暖包所圍住,對於一絲絲肌膚之親在這麼冷的天氣裡都會很自私的吝於分享。不過話雖如此,在人潮越來越多的時候,我還是向外宣示著所有權,在人擠人的時候護住她在我懷裡,在儘可能的情況不讓擁擠而造成她的不適。

看著男孩努力護著自己,只為了自己的一句「想近一點看到煙火和明星,這樣才不會有沒跨到年的遺憾!」而帶著自己在人群中努力穿梭著,明知道他很不愛人群,但此時卻看著他為了自己滿身大汗的這麼認真,說不感動其實是騙人的。

「這個呆子!」微笑中輕聲的不自覺說了出來。

「什麼?」我轉過頭來問著,而人潮已經擠得我沒辦法用手擦掉臉上的汗,感覺十分的不舒服以及有點發癢。

「早知道就不穿那麼多,馬的!誰提議要來跨年的啊!幹!好像是我!那......又是誰說要去最前面的啊?嗯!一定是她!這個大豬頭!唉~算了,認了!」

我以壓低的姿勢閃過一對巨大的恐龍妹和恐龍哥在要前進的路上親親我我,一邊努力往前挺進一邊在心裡祈禱他們別太過忘我而造成週遭有重大傷亡發生,畢竟跨年的時候意外總是不斷,想著想著連臉部表情也跟著變化,不過這一切的一切女孩並不知情,只以為是因為男孩為了她拚命而內心感動要死。

「好了。停住了!已經無法往前了。」我無奈的表示,前方已經完全動彈不得了,不過很幸運的是我們最後所在的位置算是還蠻靠近電視牆的,所以一切還是可以勉強看到現在在訪問哪位明星。女孩因為擁擠而臉龐有些泛紅,看上去頗是可愛。

「會不會冷?」「不會!」

我努力的空出一隻手拿出有點被擠到變形的巧克力,那是一開始為了怕冷而準備的,不過沒想到會那麼熱,如果不吃,等會融在我衣服裡那就糟了。又努力空出另一隻手把巧克力分了出去給週遭不認識的民眾,畢竟會在這裡相遇是種很難得的緣份,大家開心就好。

留下一塊,輕輕的咬一下半,另一半也不管女孩要不要,硬是塞進她的口中,「吃點,這樣才有體力熬過這段時間!」我不容一絲反駁的態度強迫著。

我用著很實際的浪漫和溫柔在對待她。
我很愛吃那款巧克力,微苦但之後會回甘,是款味道很講究的巧克力!就像是我的感情,也許不太會表達,但是慢慢的品嚐便一定會體會到我的溫柔以及我的好。

「五」就在氣氛最HIGH,大家一同倒數著、尖叫著的時候。
「嫁給我!」我鼓起勇氣對她大聲喊著。
「什麼?」

「四」
「嫁給我!」我大聲喊著。
「我聽不到你說什麼!」

「三」
「我說,請你嫁給我!」我靠近她的耳朵著。

「二」

「一」

「新年快樂!」

女孩笑了,她故意的!就在我講第一次的同時她已然聽到了她等很久的話,只是故意要這個呆子多講幾次而已。
「我願意。」她開心的笑了,在開始的新的一年裡,似乎就已然收到最好的新年禮物。

而我也笑了。

心裡想著之後的碟對碟正要開始,誰是呆子還不知道呢!
嘿嘿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wno 的頭像
newno

newno

newno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